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雄安 热评 文化 公益

《坐》当代艺术展在石家庄开展

来源:中国民企网 作者:陈兴俊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04
摘要: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此次艺术展还有哪些更详细的故事呢?来听一听策划人管一棹的详细解读吧。 坐作为一个身体动作,介于作息之间:劳作时身体站立能量快速消耗,受到连续的目的驱使;卧眠时能耗降至很低水平,关闭主要的身体感受系统进入近死亡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此次艺术展还有哪些更详细的故事呢?来听一听策划人管一棹的详细解读吧。

“坐”作为一个身体动作,介于作息之间:劳作时身体站立能量快速消耗,受到连续的目的驱使;卧眠时能耗降至很低水平,关闭主要的身体感受系统进入近死亡状态。作息这两个状态很容易理解,坐则复杂很多。先民最初会是随机坐在什么上面,诸如田埂(高地)、石块、自然躺倒的木头上;为何转向座椅,已不可考,但无疑是包含了极高的抽象理解力,这种需求近乎神启,有身体觉醒的含义。坐着既令身体得到休息,思维又不停止,思考成为可能。这足以刷新对外部世界的看法,足以观察劳动、睡眠、生死,甚至思考存在;直到“坐”在椅子上成为一种仪式,乃至让椅子本身成为仪式。古老先民们的生活,从劳动到累积再到支配,从食物的累积到工具的累积,他们中的杰出者逐步从群体中分离出来,在坐着时获得独特的视野,成为首领。当一群人站着而有一个人坐着,会自然向心形成围拱之势。

第一把椅子实物是约4600年前的埃及女王赫特菲勒斯一世的扶手椅,体现了古埃及很高的数学成就和精良的工艺水平;第一次让坐着的人拥有平等话语权的是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会议”,从事实上打破了权力之轮进入文明秩序,从向心围拱变为多中心并列交互,从而能让某一议题变得开放和深入,让椅子成为公共空间的对应构造物;第一个利用廉价材料以工业标准进行批量生产的椅子设计来自于包豪斯学院出身的Marcel Breuer,揭开了大众社会的帷幕。

“坐”在当代艺术中从一群艺术家对椅子的“误解”开始

从一群艺术家对椅子的“误解”开始,简单的初衷经过两次转换很快扩展为一个架构很大的项目,项目演变过程本身也呈现了话题所包含的巨大张力。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空点,我们身处复杂的激流之中,复杂到足以让人从心底生出卑微——我们能做的仅是具体的甚至是更为具体的选择,把我们的知识、创作经验和日常经验感受融入具体创作中,以作品方式呈现视觉上的强度和丰富性,启发认知上新的可能。

由于本次展览的种种实际条件限制,我们只是呈现了项目指涉的一部分内容和有限的艺术介入。在我们推出本项目之前,有关座椅的创作已经事实上早已成为艺术家们的关注对象,但艺术界从未形成系统梳理和单独表述,只是散落于其它展览主题的包裹之中。所以我们计划通过连续的展览将这一主题既深且广地展开,以容纳更多的研究、创作和主题召集。

透叠和重构:“坐”在当代艺术中

本次展览中共有17位艺术家创作了21件装置作品,作品总体上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显示出他们对椅子作为物品和材料的深刻认知。很多艺术家出于对展览结构的深刻理解早早选择了驻馆创作,在展览情境中推动作品的深化,萨子、程广、牛合印、王家辉、朱久洋等艺术家的作品尤其如此,作品选择上也充分体现了他们丰富的创作、参展经验。

程广虽然只有一件作品,但规模大,意义结构复杂,以至于不得不反复调整优化。作品扩容性强,深沉严厉而又温情悲悯,局部精巧诙谐甚至令人忍俊不禁。
傅镭拥有近40年的艺术历程,因而作品显示出清晰的认知和高度控制力,作品呈现了一种微妙失衡就足以导致的严重后果的状态。
关子音在英国连续完成了艺术创作本、硕教育,创作视角独特。我们特意把关子音的作品与农耕场景还原两部分加以整合,激发出更为强烈的生命意识,色彩典雅,形式开放而朴拙,正好与千万年一成不变的农耕处境形成深刻观照。
薛野作品是官帽椅投影,简洁有趣,紧扣展题,像一把手术刀一样直指本质;郭晓军以小人儿与椅子幻影共构出史诗般的宏大叙事,相得益彰。
李长海作品借助线绳和几何感很强的椅子构造出一个喜庆而又怪诞的独特视觉氛围。
李晶作品用强烈的形式感紧紧地包裹着深刻的绝望清晰,又诗意地坠落在魔幻和情色的视觉中。
卢龙作品颇有“物派”意味,从烤焦的圆面剔出木本色木屑散落在地上呈圆形,显示出他从水墨到黑白木刻自然生成的创作语言正日趋成熟。
牛合印共有3件作品,其中一件与王家辉共同完成,作品整体上规模宏大、视觉震撼霸气,并包含着一种有序地诱发隐秘感受的机制。
萨子共创作了4件作品,其中2件是受现场激发创作。他的作品既猛烈厚重给人一吐块垒之感,又细腻到能让人感受艺术家在创作中的呼吸。

在差不多10天时间内、预算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做成现在这样的展览,不得不说是所有人同心铸造的杰出成果。作为策展人,我满心感恩。<p font-size:36px;text-align:justify;"=""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应当承认,我们在历史与未来面前是无力的,我们并不额外拥有什么;即使有什么也会谨慎使用。我们所做的,都是不得不做的。我们不希望,这只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

责任编辑:陈兴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