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雄安 热评 文化 公益

遨游墨海一书生 青年书法家殷亚利印象

来源:京津冀头条网 作者:孟凡军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6-13
摘要:初识亚利,是在十年前,彼时的他,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不过小县城一个写字的年轻人而已。 惭愧的是,作为一名记者,我对博大精深的书法知识所知甚少,看惯了颜柳欧赵的端庄秀美和风姿绰约,只觉亚利所写的魏碑过于敦实朴拙,很不好看,甚至有点丑。 与他

  初识亚利,是在十年前,彼时的他,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不过小县城一个写字的年轻人而已。

  惭愧的是,作为一名记者,我对博大精深的书法知识所知甚少,看惯了颜柳欧赵的端庄秀美和风姿绰约,只觉亚利所写的魏碑过于敦实朴拙,很不好看,甚至有点丑。

  与他相交日久,自然被他执着于书写的热情所感染,闲暇之余,也信手拈管,涂鸦几行,每每书成,都能得到他悉心点拨。他讲起书法史来头头是道,名家名作稔熟于胸,如数家珍,让人钦敬不已。

  如此一来,随着对书法的爱好加深,了解加深,不觉颠覆了以前的审美观,此时再看魏碑,竟觉其如腹有诗书的才子,越品越有味道。字如其人,亚利的字,宛如貌不惊人却才华横溢的亚利本人,在无情岁月的有心成全中,亦步亦趋,日臻成熟,历练成质朴方严、敦厚宽博的模样。

  亚利毕业于承德师范,读书时幸运地得遇慧眼识才的书法老师张明利,由于字写得有模有样,被选为班里的书法课代表,在张老师诲人不倦的熏陶和指导下,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师范毕业后,亚利在乡下教书若干年,命途辗转,机缘巧合,又让他再次投师于张明利老师门下专攻书法三年之久。此时的张老师,已经调任承德民族师范学院,是承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了。如果说当年师范求学时学习书法,只是个入门级别,那么此时师生之间的教学相长,切磋琢磨,更是让亚利如鱼得水,不断夯实着书写功底,技艺日益精进。

  他初学柳公权,转入魏碑后,一写就是十多年。他时常自嘲:“因为天赋不高,只能以钝为体。”不难看出,他深谙“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的古训,故而将“不息为体,日新为道”作为习书之信念,始终贯彻如一。“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用它来概括亚利的学书历程,的确再恰切不过。

  业余时间,亚利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浸染在碑帖临习的墨海挥毫中,他的魏碑,灵性自然,追溯汉唐,研习魏晋,字体雄强古拙又不失妍美雅逸,深追传统书法之精髓。

  其与众不同的书风,循古而有体,不落江湖市井之凡俗;笔底点画醇和温润,骨正力备,怀抱冲和。只因他胸无俗虑,不为劣等欲望牵制,故毫端气象高华,灵光外溢。“夫书者,玄妙之伎,自非达人君子,不可与谈斯道”,书圣王羲之的话,吾深以为然。

  我是亚利书法学堂的常客,或与其谈书论画,品茶论道,亦畅怀人生,喝酒闲聊,家长里短,无所不及。更不止一次凝视亚利伏案书写的背影,那副单薄瘦削的身体,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只见他端坐桌前,双肩耸起,将全身之力运于笔端,起行转收,一气呵成,力透纸背,入木三分,挥毫如云霞飞溅,落笔似游龙出海。真正做到了唐代著名书法家虞世南说的"收视返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那种专注和投入,令人动容。

  十年磨剑,天道酬勤。

  2013年12月的一个深夜,亚利打来电话,兴奋的告知我:“大哥,我的作品入国展啦!”那一刻,我很想和这位情同手足的兄弟相拥而泣,摆酒夜酌。此次入的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全国书法作品展。他的成功入展,标志着终于有人打破了围场人无缘全国书法展的纪录,说是围场书坛的一件喜事绝不为过。而后,亚利一发不可收,接二连三入展全国书展。特别是2015年8月,他创作的楷书作品《过秦论》入展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此次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是我国书法届四年一度最高规格的综合性展览,被誉为书法界的“奥林匹克”。厚积而薄发,同年,亚利成为围场县第一个中书协会员!

  作为围场县进军中书协的第一人,亚利可谓声名鹊起,但他始终低调谦逊。他说,偶尔入展也是侥幸,也许只是上天眷顾,给了几分运气罢了。

  亚利生性淡泊名利,而又为人仗义,却挤出宝贵时间,提供场地,义务为那些求教无门的书法爱好者,组织了一个成人书法交流学习班,为他们搭建了有利于相互学习和切磋的平台。

  这些人,来自各行各业,水平参差不齐,又对书体各有偏好,无法统一指导。但亚利却开门延客,来者不拒,为每个人耐心细致地讲解、示范,使很多人受教获益。不仅如此,他还自费购置了笔墨纸砚,供大家取用自便。故此,他的身边聚集了一群志趣相投的同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时间,学书氛围浓厚,无形中提升着小城的文化品位。

  明末第一才子张岱有言:“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亚利是个真性情的人,对书法,只要他钟爱,可以倾其一生无怨无悔;对朋友,只要你需要,他可以慷慨解囊鼎力相助。相交十几年,深深了解其真诚豁达的品性,我人生中的几次逆境,亚利兄弟都施以援手,给予精神与物质的倾注,助我脱围解困,一生不敢忘记。我也常常告诫自己,“一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夜眠人静后,早起鸟啼先”,如今的亚利,对书法的痴迷更是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每日的书写量有增无减,并由楷书向行草书方向进行更深层面的研习。他说:也许爱人都未必陪伴一生,但书法可以做到。他还说:书比人贵,终其一生,也就略懂一二。可见他对书法的敬畏之心根植于骨,书法,已然而且必将成为他终生的挚爱。

  书法,是文人的武功,而书坛,则是文人的江湖。

  沿着古圣先贤留下的碑林墨海,探古溯源,一路上遍布着亚利成长的脚印。我仿佛隐约看到,若干年后,一介风度翩翩、言笑晏晏的布衣书生,几经墨海扬波,成为胸有丘壑、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泰然自若的行走在燕赵大地这方钟灵毓秀、浩瀚如烟的文人江湖。

责任编辑:孟凡军